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豒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恢宏•厚重•耐读 画大画的人艺术家刘豑钟

2012-03-12 10:27:3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中华收藏总编辑美术评论家-闫正
A-A+

  刘豒钟是画大画的人。
  所谓大,非指张幅,亦非指题材。有人以丈二匹画千里江山,仍让人感到是地局天促的小画;有时在幅不盈尺的小纸上画拳石寸草,也让人感到时空无极。 画的恢宏来自胸襟的博大。古人说:“胸中有丘壑。”刘豒钟的画仅仅有丘壑恐不敷用,因为丘壑在他笔下不过是表现胸襟的道具,盛在他胸中的应该是历史的沧难桑,世间的同云和人生的波澜。
  中国画的笔黑在老一代画家手里已经玩到了家。有些人便想在西方现代绘画中寻找出路。刘豒钟先生当然不愿意在文人画的笔黑趣味里徜佯,他更不愿意拿西方人的残羹泼脏自己的宣纸,虽然他不拒绝接受西方绘画中可取的技法。他想在无悖于中国画固有美学法则的基地上探索自己的路。请看他笔下的黄河,那流动着的色,变幻着的光,似对西方绘画有所借鉴,但他仍然是中国画的笔黑和气韵。
  刘豒钟先生恪守“师造化”的古训。
  他重视写生。他差不多跑遍了整个中国。“搜画奇峰打草稿”,就连他笔下的野花闲花,也是写生所得。几株常见的向日葵,也会让他花费半日时光,勾出一叠写生稿来。
  他写生不是为了逼真地再现生活中的某景某物,而是把写生所得,经过提炼和熔铸,用自己的笔黑重造出来,成为抒情写意的手段。
  刘豒钟先生不是为景写照,为物传神,而是以影抒情,借物写意。
  刘豒钟先生画大漠流沙,画高山云崖,画南国花树,画长河无尽的洪波……
  如果他要画的就是已经画出来的,那便一览无余,经不起一读。他要让你目在画中而心驰画外,联想到那些他不曾画出也无法画出的种种。你想到的,也许正是他要画的,也许并非他要画的,以一件蕴涵丰富的艺术品,是常有的事。
  刘豒钟先生是重视师承的。对前人的笔黑,他曾手摹心会,花费过时日。刘豒钟先生懂得,如果只在前人的笔黑里打转,刘李马夏,黄王儿吴,学谁像谁,笔笔有来历,即使每张画都无懈可击,充其量不过是高级匠人。刘豒钟先生努力做到师法前人而不见前人,把前人留下的点染读者诸般程式都化入自己的程式, 使自己的画既不失传统,又面目一新。
  前人讲究作画“惜墨如金”。作画却常常泼墨如云。泼墨如云是为了在画面上造成强烈的明、疏密和浓淡的对比,造成客大的气势,造成饱满的精神。但他的画仍然不失空灵和疏朗。泼墨与云要泼到适可而止,增一分即死,减一分即残。对那不或增或减的一分,他仍是金子般的吝惜的。
  刘豒钟先生有些画,一根线、一点墨、一片颜色,都仿佛有着金属的质量,都曾经过火铸锤锻,沉甸甸掷地有声。这是笔力使然。
  刘豒钟先生不追求甜的效果,要的是厚重,是苍茫,是生涩,是力度。看他的画,你不会想到“浅斟低唱”、“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耆卿,只会想到放歌“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苏子瞻。
  使命感让他感到流光急迫,岁不我予。他清醒地认识到他迄今为止的劳作,不管得到过怎样的赞誉,只不过是在探索之路上留下足印。他仍然在探索,在寻找走进理想境界的路径。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豒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